半球-- round half

★☆There are many worlds but they share the same sky one sky. on destiny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PAGE-SELECT |

≫ EDIT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comments(-) | TOP↑

≫ EDIT

18岁的天才演员--藤原竜也

             全视频~


       讲述小虎牙的舞台成长经历~

  
           真是越来越喜欢他了~



     http://www.tudou.com/home/user_programs.php?userID=2092719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小虎牙 | 2007-02-27 | comments:0 | TOP↑

≫ EDIT

TATSUYAの问答

“Yuragi”写真集里的interview

本篇采访摘自藤原龙也第一本写真集《YURAGI》.

——首先孩提时代是什么样子的?从那个时候开始讲吧。
3、4岁的时候就知道成天玩了,是个冒冒失失的孩子。因为周围只有水田,所以经常抓小龙虾玩。

——没想到在关岛的外景拍摄地,连小虫子都怕。
最讨厌虫子了(笑)。不过小时候不光捉过小龙虾,还有蝉和甲虫。连蝴蝶也能很镇静地去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现在讨厌看到虫子和摸它们。

——当时的理想是?
当刑警。小学一年级之前想过当刑警。

——为什么想当刑警呢?
因为看了“危险刑事”。

——搞什么嘛,原来是TV的影响呀(笑)。
而且想当警察里面的便衣警察。后来到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就向往着能成为足球运动员。实际上,从小2结束到中学三年一直都在踢足球。

——想成为足球运动员是因为受J联的影响吗?
没错。

——虽然有点爱潮流,不过认真踢下去,现在说不定在足球留学了。
不会。进入中学后比起足球更喜欢和朋友们打打闹闹地一起玩。

——哎呀?是这样呀。
虽然也参加社团打足球,但是和朋友们一起边干傻事边打打闹闹觉得更加开心一些。所以假如我没有进演艺圈的话,也许会变成被人侧目的高中生吧。聚集在涉谷、坐在地上。中学的时候觉得这样子很帅(笑)。

——不能想像,黄头发...
长头发加白色的挑染(笑)。而且绝对是皮肤晒的的。

——现在反过来看到这样的孩子会怎么想?
如其说是向往,不发说是单纯的慕。能做我不能做的事儿。有时很慕他们。但是我也有我自已的戏要演。

——相反那些人也一定很慕藤原君。
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呀。

——最终没变能成在涉谷聚集的高中生,而进入演艺圈的机缘是什么呢?
被星探发现的。他们对我说“想参加“身毒丸”舞台剧的试镜吗?”、“能上杂志喔”、我想“虽然不懂舞台剧,但是能上杂志的话,就把资料送过去试试。”然后顺利的通过了,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好像就站在伦敦的舞台上了。

——有没有觉得自已运气很好呢?
进入这个圈子之后才觉得自已运气很好。

——运气好也是一种实力?
最近上综艺节目,中了冲浪板和悉尼奥运会之旅。运气很不错吧。

——确实不错(笑)。不过人有时运气太好了,反而会让人觉得很不安喔。
我是那种贪心不足的类型,想要的更多了。

——小时候就是这种性格吗?
总是觉得自已必须是第一。无论如何也要立于人上,讨厌居于人下。

——是个爱出风头的人。
也许吧。

——还记得做过什么最引人注目的事情吗?
说到引人注目,干了不少坏事。曾经把学校的玻璃窗全都给砸碎了。

——这可不是单纯的坏事(笑)。
晚上和朋友一起溜进学校,用棒球砸。

——不过用那么轻松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决对和校园暴力不一样...可干的还是坏事儿(笑)。
没觉得这是自暴自弃。

——没有这个样子继续调皮捣蛋下去真是不可思议呢。
自已还曾经打算拼命地干坏事儿...不过,进入这个圈子后,有个工作人员曾经说不尽情干坏事的话,就演不好戏。

——虽然也有一番道理,但是措辞不太恰当(笑)。
没错。

——但是即使是做坏事儿,自已有时候也会受伤吧,受过伤吗?
牵涉到友情的话就会有许多感情在里面。也曾经为了帮助有麻烦的朋友而受过伤。

——曾经被信任的朋友背叛过吗?
我的朋友没有做过这种事儿。

——那问一下什么事情会让你觉得火冒三丈?我觉得撒谎应该是最伤人的吧。
骗人还有撒谎什么的,还是可以原谅的。

——诶?
但是朋友之间...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即使撒了谎也没关系。不过如果是朋友做了这种的事情,我大概也不会原谅。

——朋友可是是很重要的。
上中学之后就已经想到要建立朋友关系了。很典型的乡下混混吧。虽然做的尽是些无聊的事情,但是很开心。在便利店的门口边吃杯面,边聚在那里。(笑)

——在那么个小圈子里称王称霸,让人忍不住想笑。
不是啦,对我们来说那是个很大的圈子,能称王称霸还是很帅的。虽然是车都不会经过的沿公路便利店。

——果然是狭窄的圈子呀。
要是有不熟悉的车停在那里(占了我们的位置),我们就会抱怨“这些家伙在搞什么”.

——在对方看来,你们才是“这些家伙在搞什么”(笑)。
可不是嘛。每天被店员吼,“你们不要再来了”。

——虽然都是些无聊的事儿,但是听这些故事感觉还蛮有趣的。
很开心,因为想什么时候去玩...

——随便什么时间吗?那学校呢?
哦,学校嘛,我一定会在课间餐的时候去。我上的那所学校,学生比老师的权力还大。可以用手机给老师打电话:“麻烦你了,请把课间餐先留下来。”

——诶!!!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正说明了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很深厚呀。可以毫无隐瞒地互相商量,我也和老师谈过话,感觉好好。在毕业典礼上大家都很感动。

——在放牛学校,令人讨厌的老师会因为学生打击报复而被海扁一顿。
哪有这种事呀。感觉应该是“老师谢谢你”。那个时候,吃完课间餐,然后就去便利店,困了就去朋友家睡觉,回家后...

——等等!没去上课啊。
嗯(苦笑)

——在学校以外的地方学的东西更多一些。
去学也是为了朋友了。其实也没怎么在学校学。不是像电视里放的“school wars”那样,而是骑着摩托车在校园里跑(笑)。

——像开玩笑一样(笑)
那种事情都做的出来,相反会觉得很帅吧。不过,这种生活只能是在中学生的时候。

——学生生活很戏剧化呀。
对啊。所以现在在TV里演普通学生什么的,对我来说很新鲜。因为自已不能做的事情在TV里可以做。

——还和曾经在一起的伙伴有联系吗?
有。虽然没什么时间见面。

——现在过去的那些同伴都变成什么样了?
有的退学了,大家走着各种不同的道路。不过对摩托车感兴趣的人好像挺多。

——好像做这种决定一根筋的人都聚在一起了(笑)。
嗯。“我们做的事情都是正确的。”、觉得只要自已开心就好,抱着这些奇谈怪论的差劲男生都聚到一起来了。

——那个时候,藤原君向往什么样的男人形象呢?
这个嘛,长毛、头发挑染成金色...对这种很向往。

——啊,其实就是把在中学时代觉得很帅的样子,当成憧憬的男人形象了。
嗯,但我是个会马上改变自已想法的人。

——不过这种灵活性对演戏是非常有帮助。
演戏很有意思。

——是吗?没有了“我就是这种人”的限制,似乎更能拓宽角色的幅度。但是如果个人有想演的角色的话,是怎样的角色呢?
现在的话,当然是只能够现在演的角色。还有比如抡着日本刀,杀人不眨眼的杀人狂魔什么的。

——这种形象的杀人狂魔?
不是我感兴趣的这种形象的也可以呀,比如少年模样的杀人狂魔什么的。

——我更想看有双重性格的角色。
我也期待演这种很有意思的角色。

——演戏时的心情、完全进入角色的感觉是怎样的呢?
哎呀~~我对演戏还谈不出什么东西,什么都还不懂。只是以17岁的思考方式去演。觉得还没有什么可以说出来的东西。当然,和我同年龄的人也有说的头头是道的。我不敢说这种狂妄的话了。

——真不敢相信从幼年时期到中学什么都要争第一的人居然会说出这么谦虚的话(笑)。
以前还冲着不听自已话的孩子发火呢。

——已经长大了。
是嘛。不过感觉演技要到24、5岁之后才能去谈吧。

——相反在慢慢了解了演技的世界之后学到的东西才多了吧。
也不知道学到了些什么啦...不过,发觉周围的人都说我变了。我觉得什么也没变了。不过最近变得可以心平气和地看剧本了。

——这就是成长呀。在戏剧和TV的现场,什么年龄层的人都有。从小圈子里出来,突然和许多不同年龄层的人一起工作,感觉怎么样?
没觉得有什么代沟。

——从长辈那里得到了许多难忘的建议吗?
在演舞台剧的时候,得到了许多建议。“身毒丸”第一次和蜷川桑一起工作。因为我是在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排练舞台剧...蜷川桑从1到10教了我很多东西。

——听说舞台现场很严格啊。
很严格。不过蜷川桑说话也不仅仅只是严苛了,“你能做的更好、一定能做到的”像这些话就特别鼓舞人心。

——挨过骂吗?
被骂的很惨。

——一开始就演这么重要的角色,有没有感觉到压力?
嗯,不过没有因此而消沉过。有了这种经历,现在多少真正体会到了成长的感觉。

——顺便说一下,做演员做了多长时间?
2年多吧。

——这两年时间里有什么感想?
唉呀~~好长...不过很开心的2年。

——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工作?
接的工作不管是舞台剧还是TV、综艺,都会遇到一些带给我影响的人。这样想的话,不管什么样的工作都是印象深刻的。

——受影响最深的人是谁?
蜷川桑吧。受他的影响最深了。因为从我进这个圈子以来,就一直关照我。

——蜷川桑对你说过些什么话?
经常对我说“接好工作”、“接对演好戏有帮助的工作”、“一天到晚接校园剧很无聊吧”等等(笑)。

——你觉得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好演员?
唉呀~~一谈到这块儿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因为太难了。

——不管是工作上还是对个人,各种各样的体验都是必须的。那在工作之外,有对你有影响的人吗?
是我的哥哥吧。觉得他很帅。

——你哥哥是个什么样的人?
普通人。不过很有个性。一年里又去玩冲浪又去玩滑雪板。

——这谈不上有个性吧(笑)。
是嘛(笑)。总之在我看来很帅啦。虽然只有三岁的差别,不过在我小学的时候已经觉得他很帅了。

——你哥哥也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呢。
已经很稳重了。

——怎么会!还只有20岁而已?
我中学时挺坏的,但我哥是比我还坏几百倍的不良少年。

——看着这样的哥哥长大的呀。进入演艺圈后,他有没有对你说过什么印象深刻的话呢?
没有(笑)。原来关系不是太好了。在我进中2以前,每天都会挨他的揍。真的是每天喔。不过,在我进了高中之后,关系就变好了。现在关系很好。关于工作,什么建议也没给过我。最近说过的就是“给我签名”“借点钱”什么的(笑)。说起来他还没对我说过“加油”之类的话呢。

——比许是因为在身边的缘故才不说的吧。话说回来,藤原君现在正在一步步地实现某种梦想。世上有许多把能登上舞台和TV里当成梦想的人。
对我来说,感觉现在这种情况还没有实现梦想。我的梦想是什么呢?我问自已也问了好久(笑)。嗯...是拍电影拿学院奖吧。拿很多很多的奖。

——现在还不能随便讲?(笑)
对。不过把进入这个圈子当成梦想的人确实很多。不过进了这个圈子就是实现梦想了吗?进去之后还是会面临很残酷的竞争。不过我真正想干的是什么呢……

——演员嘛,最后都会想去拍电影。你的梦想当底是怎样的?
怎么说呢……演戏、冲浪、和朋友一起疯闹……还要搞一个烟花大会!

——这算不上是梦想吧(笑)。这些事情平时都可以做的呀。
哈哈哈!是嘛。拿奖算是我一个小小的梦想吧。对了,不是自已一个人喔,而是和朋友一起做点什么……嗯,这也许是我的最终梦想。我还不清楚是什么了,不过觉得这一定是我的梦想。

——果然是三句不离“朋友”。你是那种问你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一定会回答是“朋友”的人吧?
朋友很重要,当然家人也很重要。不过,我和朋友之间是那种不用说出口就能明白的关系。即使问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也不会回答说是朋友,而是会说最宝贵的是朋友是理所当然的那种关系。

——现在有时间的话,想做什么?
做完累死人的工作之后,休一个月的假,像中学时代那样想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和朋友聚在一起聊天、散步、玩游戏。

——你现在还在成长过程之中,觉得现在的你是大人还是小孩呢?
介于两者之间吧。不过,想做适合这段微妙时期的工作。

——什么时候会感觉自已是个孩子呢?
平时总这么觉得了。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已是个大人?
没觉得自已是个大人(笑)。

——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可能已经觉得自已是个大人了。
对了。同龄的女孩子这么想的很多。我最讨厌这样的女孩子了。

——那理想中的女孩子也和以前不一样了吧。
不一样了。我希望同龄的女孩儿不要摆出大人的样子,小孩样儿就挺好。本来就还是个孩子嘛。喜欢承认自已还是小孩子的女生。不过,长个儿的人绝对不行。

——话说的太死了吧(笑)
在某种程度上年纪大的人好。但是大家充其量也不过16、7岁,还是请大大方方地撒娇吧。

——现在除开工作,对什么最感兴趣?
冲浪。

——咦?和上次说的不一样!
上次说的什么?

——不是说想拿中型二轮车的驾照吗?
是吗(笑)。不过那个驾照随时都可以去拿呀。

——不那么紧张了(笑)。
最近烦恼的事情很多。

——有烦恼吗?什么烦恼?
各种各样的、很多。因为又要演舞台剧,为了演戏的事……。到了晚上,就会考虑很多。不知不觉就会沉思。

——什么错都不犯的强人是没有的。
我也是个普通人,而且是个容易感到寂寞的人,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的话,就完蛋了。一个人的时候,会想很多事情。

——实际上是个很阴郁的人?
真是烦恼多多的17岁。

——能问一下拍完这本写真集之后的感想吗?
很有趣。关岛也很好玩。而且差不多都是第一次经历。碰到很多意外的状况。能发现许多东西真是太好了。拍摄现场也很开心。这次采访的话题是“乡间”。

——咦?什么时候变成这个话题了?
乡下和老家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

——谈到从前,就想起了自已的根?
对。因为我到现在还是很喜欢蚊香的气味。还有夏季祭祀的味道、雨后的感觉。这些东西在乡下才有。蚊香的香味真的很喜欢,能让我觉得很平静。还记得小学的时候,回到家,把大门打开就能闻到蚊香的香味,感觉心里非常平静。

——也许在纯朴的环境里生活才是真正的梦想吧。
以前因为拍电视剧的外景去过叶山一带,那里也会让人觉得心情很平静。想住在那里。不过还是觉得东京好,怎么办。主要还是任性吧(笑)。

——今后很期待你会变成什么样子。不过纯朴的部分是不会变的吧。
该变的地方不变的话会很麻烦的(笑)。刚才不是说关于演技也许24、5岁之后才能谈吗。说不定一点都改变不了。还是30岁之后再问我吧。

——越来越往后推了。
我会想办法变的(笑)。至少还有许多该做的事情还没有去做,想一个接一个地去挑战它们。

——很期待你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哟。

(完)

| 小虎牙 | 2006-12-08 | comments:0 | TOP↑

≫ EDIT

虎牙出道

制作人笹部博司在博客中讲述的虎牙出道经历

……
就这样,“身毒丸”的面试开始了。
藤原龙也在最初的照片审查中落选了。
把扔在垃圾箱里的(龙也的)照片,悄悄放回去的是(身毒丸)初演时担任制作人的儿玉奈绪子。
是她在池袋把面试的简章递给了藤原龙也。
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就在同一天还发掘到了优香。
而发掘到优香的男人,本是为了发“身毒丸”的简章才去的池袋,比起男孩子来,他对女孩子更感兴趣。
在第二次、第三次的面试中,藤原龙也落选了,而几次让他“起死回生”是儿玉奈绪子。
在最终审查之前、在大礼堂似的地方举行的面试我也去过。
不过马上就厌倦了,吃完便当、喝完咖啡后就回去了。
而那次面试,藤原龙也还是落选了。
(龙也的)唯一拥护者儿玉奈绪子完全处于四面楚歌的状态。
其他的评审们都联合起来指责她对男人的恶趣味、说她没品味什么的。
即使如此,藤原龙也还是出现在只有十来个人幸存的最终审查会上。
我当时也在场。
通过面试来挑选重要舞台剧的主角,就好像为犯了什么大错似的不安所笼罩着,押宝似的令人不安。
在场的有ホリプロ(龙也的事务所)的金森、导演蜷川、富士台的制作人、杂志的主编、还有松冈和子等人。
看见坐在会场椅子上的藤原龙也,我并没有确定地认为他就是身毒,只是隐约有这种感觉。
长着像女孩儿的男孩子,这就是他当时给我的印象。
我觉得这次的身毒丸应该是和武田真治完全相反的形象。
武田真治已经很强烈了,如果步其后尘就是失败。
试着用眼前这个像女孩儿的男骇子的形像来构筑身毒丸,感觉意外地不错。
开场拿着母亲的相片,在街头徘徊的身毒、向卖假面具的小贩询问母亲下落的身毒、一个人玩纸牌的身毒。
这个少年和那种情景不可思议地契合在一起。
我对旁边的金森这样小声说道:“我觉得这个孩子就是身毒。”
但是看了他的年龄后,我变得不安起来。
14岁,会不会太小了,而且能有演技吗。
开始是自我介绍和自我推荐。
武田真治是选出来的JUNONBOY,而那一年JUNONBOY的优胜者(好像指的是松尾政寿)也参加了这次的面试。
也就是说,长得帅的男孩子们齐集。
然后一个个的披露自已的特长。
龙也怎么说的不记得了。
会踢球,看的电视差不多都是综艺,几乎没看过什么电视剧。
即使说错了什么,也不蒙混过去。很放松,一点紧张的样子也没有。
不知道是非比寻常的不一般,还是单纯的迟钝。
一应一答就好像是在接受打工面试一样无所谓。
在第一环节的审查中,票数一分为二,因为一开始很多人对藤原龙也抱有了兴趣。
富士台的制作人说他是男版的广末凉子。
接着的环节就是念身毒丸台词的审查。
在这之前,蜷川幸雄并没有说出谁谁还不错的感想。
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对吸引大家注意的藤原龙也的关心。
到藤原龙也的时候,突然,蜷川幸雄(对演员进行)说戏的兴致高涨起来。
这时,龙也念台词也用心起来,加上蜷川幸雄的热衷,慢慢地投入了进去。
完全没有演戏的经验,恐怕是平身第一次说台词的14岁少年,
将如此复杂的身毒丸台词,生动的好像自已的语言一样娓娓道来。
令武田真治那样痛苦的身毒丸一开始对藤原龙也来说似乎是很愉快的体验,
他完全呼吸着“身毒丸的世界”。
事后,白石加代子这样说道:“我在再演排练时,也就是藤原君刚开始演的时候,已经像个观众一样目瞪口呆。(身毒丸)面试之后,再见是在记者见面会上。那时,看着面试时的录像带,有和蜷川桑一起排练的情形,蜷川桑的指导一说出来,马上就改正过来。蜷川桑一说声音再大一点,却不仅仅只是提高音量。真的很厉害,该怎么说呢…(白石桑的意思就是说,她花了花多年才慢慢体会出来的东西,龙也在第一次演,在第一次说台词的时候就表现出来了。)”

上面这篇转自笹部博司的博客~~笹部博司就是身毒丸DVD访谈里采访蜷川他们三个的人~~好像是个剧评家~~55555后知后觉的偶今天才看到这位的博客~~上面非常详细地讲了他对身毒丸的独特见解(从策划到选角等等)~~最后没什么可说了~~就大谈虎牙~~他似乎非常非常喜欢"身毒丸"~~把弱法师的俊称为三谷的"身毒丸"~~每一部虎牙的舞台剧他都看过,尤其喜欢“身毒丸”和“大正”~~里面有几篇大谈虎牙的文章~~写的很有见解~~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想看中文的就等偶慢慢更新吧><

……
藤原龙也从排练第一天开始就是身毒丸了。
台词记得很熟练、就像安排好了似的。
是没有犹豫、没有迷惘、实实在在的身毒丸。
武田真治始终在自已的周围竖起一道强烈的屏障,
谁也靠近不了,而且谁也没有去接近过。
总是有隔阂、固执、如同苦行僧一样完成着完成不了的事情。
而藤原龙也从一开始就很放松,大声地笑、不一会儿就很受大家欢迎。
出演的女演员们就像文字所表述的那样,成了“身毒的母亲”。
从各个方面来看,武田真治和藤原龙也都是截然相反的。
缜密、做不出毫无根据的事情的武田真治。
凭着直觉灵感做事、毫不犹豫的藤原龙也。
武田真治不仅是在排练场让人无法亲近,他也从来没有试着走到FANS们中间去。
武田真治甚至连FANS的靠近都会感到恐怖,工作人员为了避免这种事情发生而采取过度地保护。
而藤原龙也则一定会在后台前面等候的FANS们中间走过。
武田真治是慎重再慎重,像胆小鬼一样十分小心。
就我所知,演员、尤其是男演员,武田真治这种类型的很多。
做为和演员打交道的人,多年仔细地观察过这些演员,写过戏剧“化妆师”的英国作家曾经写到,
好的演员的特色就是“胆小、多疑、任性、只顾自已”。
在男演员的情况下,还可以添上“女性化”。
但是藤原龙也天真、不设防,在排练场上就像开朗地运动员。
换句话说,只有14岁的他,是知道自已应该以这种方式来演呢,还是身毒丸这个角色斌予了藤原龙也复杂而且难解的内心呢。
武田真治茫然地呆立在毫无头绪该如何演的身毒丸这个空箱子前,结果自已变成身毒丸。
藤原龙也对角色没有任何疑问,愉快地说着台词。借白石加代子的表现来说,就像用语言来置换空间。
而这些台词斌予他感情、斌予他行动、斌予他个性。凭着他的感觉,说着精彩的台词,变成身毒丸。
就像超人披上披风就能立刻飞上天空一样,藤原龙也说着准备好的身毒丸台词就能成为身毒丸。
可是这位超人在伦敦公演的最后一天,因为腰疾动弹不得而住进了医院。
这位超人还是个初学者,不知道掌握好火候,总之因为太过拼命,在前一天公演时导致腰部剧痛,被救呼车送进了医院。
而第二天就有二场公演。
于是紧急召开会议,确定替补演员渡过次日公演的难关。
确定的替补是宫胁卓也。
蜷川幸雄经常考虑过这种情况,因此事先在排练场时就采取了措施。
宫胁卓也从武田真治时开始在排练场就已经完全记熟了身毒丸的台词和动作。
即便如此还是为他进行了整夜的排练,最后一天的第一场公演以宫胁卓也的身毒丸拉了序幕。
在上演途中,藤原龙也打着绷带、拄着拐杖,支撑着来到了剧场。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除了自已还有另外一个身毒丸存在。
当他得知另外一个身毒丸正在演出时,因为过于震惊而哭了出来。
蜷川幸雄就当时的情况这样说到,
“真是糟糕啊。明明完全不能动弹,却哭着固执自见。与其说是单纯的哭,不如说感觉是在求救。那种哭法让我觉得关系到他的一生。我想那就和他一起死吧。实在没办法了,只好说“交给你了”。在说出这句话之前有一段很长很长地间隙,用舞台提示来说明的话就是“哇~~哇~~哇~~哇~~”的哭泣声。”
就这样伦敦的最后公演,藤原龙也再次站在了舞台上。
浑身是伤的超人复活了。
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腰又会动弹不了。
特别是从纸牌游戏逃出来的身毒,大喊着“我拿着母亲的牌”向空中抛散的那场戏,必须得上很高的楼梯。
而且后面还有地狱那场戏里激烈的舞蹈正等着他。
不知道在哪儿腰就会变的不能动弹。
以防万一,穿着同样身毒装扮的宫胁卓也在舞台上等侯着。
也许一有意外,演出途中身毒丸就会由高个子的藤原龙也换成小个子的宫胁卓也。
我和蜷川幸雄在バービカン剧场最后排的位子上摒住呼吸,等待着开演。
然后演出和平时一样开始了。
而担心也在那一刻消失了。
一开演我们就马上被藤原龙也的身毒丸给迷住了。
我们两个并排看着演出,一个劲地发出“太棒了、太棒了”的赞叹声。
复活的超人比以前更加马力十足,真是令人目瞪口呆地活跃。
演出结束后,好像腰伤已经痊愈似的,藤原龙也在舞台上又蹦又跳。
那天后台的出口,有好些女孩子排着队等着藤原龙也。
而当时的藤原龙也完全只是个无名之辈。
那些女孩子好像在第一天演出结束后,就成了他的FANS,有几个女孩子曾经在后台的出口处看见过。
接下来的日子(FANS的)人数成倍地加着,到了最后一天,就被要用双手拨开才能通过的FANS们所包围了。
就这样藤原龙也的伦敦公演变成了传说。
“身毒丸”伦敦公演是1997年10月。
接下来的日本公演是第二年的6月份开始的。
以玉为起点几乎长达两个月的公演。
因为是让汲汲无名的新人做主角的公演,规模很草率。
但是藤原龙也“身毒丸”顺着风熊熊燃烧起来,不管在哪儿都受到狂热的欢迎。后台的总是挤满了蜂拥而至的FANS。
藤原龙也的身毒丸能让观众的心火熊熊燃烧,为他而着迷。
……(中间省略N多笹部桑对虎牙肉麻的评语)
顺便说一下,藤原龙也后来又演了一个“身毒”,
那是三岛由纪夫的“身毒”(指的是“近代能乐集”)。
有机会和蜷川幸雄挨肩看了这部舞台剧。
和バービカン剧场“身毒丸”终演那天一样,连对话也几乎一样。
“太棒了、龙也是怎么搞的?和初演时完全不一样。他是怎么做到的?”
1年前,藤原龙也第一次演出近代能乐集里面的“弱法师”。
说实话,我觉得那时演的并不好。
虽然竭尽全力投了球,却没有投中目标。
说到不好的地方,只是在怒吼而已。
但是那时从登场开始,就让人大吃一惊。
从戴着墨镜,套着雪白的西装,柱着手杖的样子出现那一刻开始
露出充满恶意的邪恶笑容
那个笑容让我想起了演过“奇爱博士”(斯坦利·库布力克1964年导演的电影),
企图和地球一起毁灭的彼得·塞勒斯的疯狂演技。
突然觉得藤原龙也不知从哪儿得到了这种演技。

三岛由纪夫是昭和25年开始动笔写“近代能乐集”。
战后不久日本开始走向复兴,向着民主主义社会奋勇前进。
“近代能乐集”就是与这种社会大环境背道而驰的明志之作。
对日本战后状态的反感和厌恶正是三岛文学的核心,而最能体现三岛心情的就是俊。
在某种意义上,寺山修思和三岛由纪夫是相似的,所以就出现同一体材的两部作品。
“身毒丸”可以称的上是到这种社会的入口,再返回到母亲子宫内的故事。
“弱法师”是到梦的出口再返回的故事。
对三岛来说,太平洋战争是即将走向落幕的舞台,他应该在那里和日本同时灭亡。
在梦中生、在梦中死,三岛怀着憧憬感观地描写了走向死亡的情景。

“请看!成千上万的火焰自天而降,所有的家宅火光一片。火焰的徽章和火焰的饰物在每一个角落活泼地蠕动,整个世界奇异地一片静寂。在这一片寂静之中,恍若置身于寺院的钟鼎内一般,一个声音往复轰鸣,在四面八方激起回音。 那是什么?那不是语言,也不是歌谣,那是人们在求救呼叫。 我从未听见过如此令人怀念的声音,从未听见过如此真诚、直率的声音。只有在这个世界的末日来临时,人们才能让我听到那样正直的声音。 到处都是前赴后继、紧紧追逼的火焰。难道你没有看见?到处都是火焰,东面是,西面是,南面和北面也都是。火焰的峭壁在远处平地而起,从中生出的较小火焰甩动着温柔的鬓发,勇猛地向我席卷而来。像是要嘲弄我一般,火焰围着我团团打转,然后停在我的眼前,如同要窥视我的眼睛一样。糟啦!火焰,飞进了我的眼睛……”

藤原龙也把俊的台词,饱含着憧憬、感观和绝望,精彩、活生生的表现了出来。
三岛想一个人在这种情景下死去。
但是战后在那里幕布不会落下,而且也永远绝对不可能落下。
三岛由纪夫在战后,凭着自已的意志力、自已的幻想,为自已准备着落幕。
寺山修思和三岛由纪夫这两个极端,就在梦的时间里生存这一意志上来说是相似的。
他们比起现实的时间更相信自已的想像力。
通过想像力,为把真实变成谎言,把谎言变成真实而终其一生。
然后藤原龙也完全承袭了这两个人的愿望,通过表演展现了出来。
而他本人在泥水中徘徊,却纤尘不染地走了出来。
“龙也,你是怎么办到的?”
对此,蜷川幸雄只是说“从伦敦公演的排练开始,就是这样子的。”
我没有问过藤原龙也“你是怎么办到的?”
因为觉得就算问也不会得到相应的回答。
我总在想藤原龙也究竟是什么?
如果没有接到一张简章,肯定也不会想过会成为演员。
寺山修思说过“在某个现实原则里,通过夹着的异物,给予那个原则以转折点,就是戏剧化。通过想像力把原则的偶然性进行再构筑就是戏剧学。”
一张简章就是异物,给藤原龙也以转折点,他的无意之举不知不觉造就出了一个有意志的演员。
这样一考虑,藤原龙也就是戏剧学。
正因为这样,他才会敏感地探索到作家的创作火种,手到擒来。
在“大正四谷怪谈”排练前读剧本对台词的时候,在旁边的寺岛忍感到很惊讶。
因为她发现从中间开始藤原龙也的眼睛就没瞟过剧本。
他在排练第一天就完全记住了里面大量的台词。
“你是怎么办到的?”事后,我试着问藤原龙也。
“因为我没去学校上课,有很多空余时间。”

他打算在“身毒丸”结束后,回秩父乡下和朋友去玩。
大多数的年轻人,急切盼望能够成为演员,花大量的时间去叩开这扇门,结果后来才知道那扇门不会为自已敝开。
藤原龙也没有这种愿望,却成了演员。
至少当初对成为演员也没有什么追求。
他也没想过守住通过“身毒丸”得到的东西。
“身毒丸”是梦想的时间,狂欢的时间结束了,就会恢复到很普通的时间,然后过完一生。
就算这样也没关系,藤原龙也打心底里是这么想的。
受到注目、深受欢迎这种事情,藤原龙也虽然欣然接受,却并不留恋。
去寺山修司的屋子游览,没待一会儿就回去了。
这次去三岛由纪夫的屋子,也是没待一会儿就回去了。
对藤原龙也来说,这跟和秩夫的损友们一起玩是等价的。
藤原龙也做起事情来是前所未见的专心致志和集中。
对他来说,这就好比是玩游戏。
所以不管多专心致志和集中,都不会被沾染。
在“身毒丸”伦敦公演的第一天,藤原龙一点儿也不怯场。
虽然他说:“没那回儿事。心里呯呯直跳。”,但他肯定乐在其中。
因为那是他新找到的游戏。
“从伦敦公演回来,脑子里还忘不掉伦敦公演的事情,一个人的时候,比如在晚上七点钟时,就对自已说想演身毒丸,然后忍着这种想法。”藤原龙也说道。
这是谎话。
他没有忍着,一到七点,他就成了现实中的身毒丸。
他说要当时做他经纪人的儿玉奈绪子当抚子。
偶然遇见的“身毒丸”,对他来说是比起当时热中的足球更加无心找到的游戏。
在排练第一天就能完美地记住台词,这是很不简单的。
绝对不是努力就能够做到的事情。
从物理意义上来说,不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是办不到的。
对白石桑的提问:“为记台词,花了多少时间读剧本?”
他简单的回答:“乱七八糟的读了一下。”
足球选手为了能随心所欲地控制球,也会乱七八糟地训练吧。
但是那并不是吃苦。
藤原龙也做为演员的才能也是这样的吧。
不管多努力,对他来说都不是在吃苦,而是在玩。
玩对自已来说是能浪费的时间。
寺山和三岛都一味地追求能浪费的时间,在梦想的出口和入口徘徊。
那藤原龙也现在又处在什么位置上呢?
一张简章开始的旅程,是在他的心中闪过的一道道珍贵的风景。
他总是过客。
……(后面是笹部桑很有想象力的评语,说藤原龙也就像三岛小说里的少年,既没有幻想,也没有爱。却总是为人所幻想,为人所爱。说他是众人皆醉我独醒。不管做什么事情,心都不会被伤害被污染。最后来一句,也许我们创造出了一个怪物。哈哈哈~~有意思~~*^^*~~感觉得他中毒不浅)

| 小虎牙 | 2006-12-05 | comments:2 | TOP↑

| PAGE-SELECT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