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球-- round half

★☆There are many worlds but they share the same sky one sky. on destiny ★☆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PREV | PAGE-SELECT | NEXT

≫ EDIT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 | comments(-) | TOP↑

≫ EDIT

TATSUYAの问答

“Yuragi”写真集里的interview

本篇采访摘自藤原龙也第一本写真集《YURAGI》.

——首先孩提时代是什么样子的?从那个时候开始讲吧。
3、4岁的时候就知道成天玩了,是个冒冒失失的孩子。因为周围只有水田,所以经常抓小龙虾玩。

——没想到在关岛的外景拍摄地,连小虫子都怕。
最讨厌虫子了(笑)。不过小时候不光捉过小龙虾,还有蝉和甲虫。连蝴蝶也能很镇静地去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现在讨厌看到虫子和摸它们。

——当时的理想是?
当刑警。小学一年级之前想过当刑警。

——为什么想当刑警呢?
因为看了“危险刑事”。

——搞什么嘛,原来是TV的影响呀(笑)。
而且想当警察里面的便衣警察。后来到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就向往着能成为足球运动员。实际上,从小2结束到中学三年一直都在踢足球。

——想成为足球运动员是因为受J联的影响吗?
没错。

——虽然有点爱潮流,不过认真踢下去,现在说不定在足球留学了。
不会。进入中学后比起足球更喜欢和朋友们打打闹闹地一起玩。

——哎呀?是这样呀。
虽然也参加社团打足球,但是和朋友们一起边干傻事边打打闹闹觉得更加开心一些。所以假如我没有进演艺圈的话,也许会变成被人侧目的高中生吧。聚集在涉谷、坐在地上。中学的时候觉得这样子很帅(笑)。

——不能想像,黄头发...
长头发加白色的挑染(笑)。而且绝对是皮肤晒的的。

——现在反过来看到这样的孩子会怎么想?
如其说是向往,不发说是单纯的慕。能做我不能做的事儿。有时很慕他们。但是我也有我自已的戏要演。

——相反那些人也一定很慕藤原君。
嗯。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呀。

——最终没变能成在涉谷聚集的高中生,而进入演艺圈的机缘是什么呢?
被星探发现的。他们对我说“想参加“身毒丸”舞台剧的试镜吗?”、“能上杂志喔”、我想“虽然不懂舞台剧,但是能上杂志的话,就把资料送过去试试。”然后顺利的通过了,等清醒过来的时候好像就站在伦敦的舞台上了。

——有没有觉得自已运气很好呢?
进入这个圈子之后才觉得自已运气很好。

——运气好也是一种实力?
最近上综艺节目,中了冲浪板和悉尼奥运会之旅。运气很不错吧。

——确实不错(笑)。不过人有时运气太好了,反而会让人觉得很不安喔。
我是那种贪心不足的类型,想要的更多了。

——小时候就是这种性格吗?
总是觉得自已必须是第一。无论如何也要立于人上,讨厌居于人下。

——是个爱出风头的人。
也许吧。

——还记得做过什么最引人注目的事情吗?
说到引人注目,干了不少坏事。曾经把学校的玻璃窗全都给砸碎了。

——这可不是单纯的坏事(笑)。
晚上和朋友一起溜进学校,用棒球砸。

——不过用那么轻松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决对和校园暴力不一样...可干的还是坏事儿(笑)。
没觉得这是自暴自弃。

——没有这个样子继续调皮捣蛋下去真是不可思议呢。
自已还曾经打算拼命地干坏事儿...不过,进入这个圈子后,有个工作人员曾经说不尽情干坏事的话,就演不好戏。

——虽然也有一番道理,但是措辞不太恰当(笑)。
没错。

——但是即使是做坏事儿,自已有时候也会受伤吧,受过伤吗?
牵涉到友情的话就会有许多感情在里面。也曾经为了帮助有麻烦的朋友而受过伤。

——曾经被信任的朋友背叛过吗?
我的朋友没有做过这种事儿。

——那问一下什么事情会让你觉得火冒三丈?我觉得撒谎应该是最伤人的吧。
骗人还有撒谎什么的,还是可以原谅的。

——诶?
但是朋友之间...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即使撒了谎也没关系。不过如果是朋友做了这种的事情,我大概也不会原谅。

——朋友可是是很重要的。
上中学之后就已经想到要建立朋友关系了。很典型的乡下混混吧。虽然做的尽是些无聊的事情,但是很开心。在便利店的门口边吃杯面,边聚在那里。(笑)

——在那么个小圈子里称王称霸,让人忍不住想笑。
不是啦,对我们来说那是个很大的圈子,能称王称霸还是很帅的。虽然是车都不会经过的沿公路便利店。

——果然是狭窄的圈子呀。
要是有不熟悉的车停在那里(占了我们的位置),我们就会抱怨“这些家伙在搞什么”.

——在对方看来,你们才是“这些家伙在搞什么”(笑)。
可不是嘛。每天被店员吼,“你们不要再来了”。

——虽然都是些无聊的事儿,但是听这些故事感觉还蛮有趣的。
很开心,因为想什么时候去玩...

——随便什么时间吗?那学校呢?
哦,学校嘛,我一定会在课间餐的时候去。我上的那所学校,学生比老师的权力还大。可以用手机给老师打电话:“麻烦你了,请把课间餐先留下来。”

——诶!!!
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正说明了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很深厚呀。可以毫无隐瞒地互相商量,我也和老师谈过话,感觉好好。在毕业典礼上大家都很感动。

——在放牛学校,令人讨厌的老师会因为学生打击报复而被海扁一顿。
哪有这种事呀。感觉应该是“老师谢谢你”。那个时候,吃完课间餐,然后就去便利店,困了就去朋友家睡觉,回家后...

——等等!没去上课啊。
嗯(苦笑)

——在学校以外的地方学的东西更多一些。
去学也是为了朋友了。其实也没怎么在学校学。不是像电视里放的“school wars”那样,而是骑着摩托车在校园里跑(笑)。

——像开玩笑一样(笑)
那种事情都做的出来,相反会觉得很帅吧。不过,这种生活只能是在中学生的时候。

——学生生活很戏剧化呀。
对啊。所以现在在TV里演普通学生什么的,对我来说很新鲜。因为自已不能做的事情在TV里可以做。

——还和曾经在一起的伙伴有联系吗?
有。虽然没什么时间见面。

——现在过去的那些同伴都变成什么样了?
有的退学了,大家走着各种不同的道路。不过对摩托车感兴趣的人好像挺多。

——好像做这种决定一根筋的人都聚在一起了(笑)。
嗯。“我们做的事情都是正确的。”、觉得只要自已开心就好,抱着这些奇谈怪论的差劲男生都聚到一起来了。

——那个时候,藤原君向往什么样的男人形象呢?
这个嘛,长毛、头发挑染成金色...对这种很向往。

——啊,其实就是把在中学时代觉得很帅的样子,当成憧憬的男人形象了。
嗯,但我是个会马上改变自已想法的人。

——不过这种灵活性对演戏是非常有帮助。
演戏很有意思。

——是吗?没有了“我就是这种人”的限制,似乎更能拓宽角色的幅度。但是如果个人有想演的角色的话,是怎样的角色呢?
现在的话,当然是只能够现在演的角色。还有比如抡着日本刀,杀人不眨眼的杀人狂魔什么的。

——这种形象的杀人狂魔?
不是我感兴趣的这种形象的也可以呀,比如少年模样的杀人狂魔什么的。

——我更想看有双重性格的角色。
我也期待演这种很有意思的角色。

——演戏时的心情、完全进入角色的感觉是怎样的呢?
哎呀~~我对演戏还谈不出什么东西,什么都还不懂。只是以17岁的思考方式去演。觉得还没有什么可以说出来的东西。当然,和我同年龄的人也有说的头头是道的。我不敢说这种狂妄的话了。

——真不敢相信从幼年时期到中学什么都要争第一的人居然会说出这么谦虚的话(笑)。
以前还冲着不听自已话的孩子发火呢。

——已经长大了。
是嘛。不过感觉演技要到24、5岁之后才能去谈吧。

——相反在慢慢了解了演技的世界之后学到的东西才多了吧。
也不知道学到了些什么啦...不过,发觉周围的人都说我变了。我觉得什么也没变了。不过最近变得可以心平气和地看剧本了。

——这就是成长呀。在戏剧和TV的现场,什么年龄层的人都有。从小圈子里出来,突然和许多不同年龄层的人一起工作,感觉怎么样?
没觉得有什么代沟。

——从长辈那里得到了许多难忘的建议吗?
在演舞台剧的时候,得到了许多建议。“身毒丸”第一次和蜷川桑一起工作。因为我是在什么都不懂的情况下排练舞台剧...蜷川桑从1到10教了我很多东西。

——听说舞台现场很严格啊。
很严格。不过蜷川桑说话也不仅仅只是严苛了,“你能做的更好、一定能做到的”像这些话就特别鼓舞人心。

——挨过骂吗?
被骂的很惨。

——一开始就演这么重要的角色,有没有感觉到压力?
嗯,不过没有因此而消沉过。有了这种经历,现在多少真正体会到了成长的感觉。

——顺便说一下,做演员做了多长时间?
2年多吧。

——这两年时间里有什么感想?
唉呀~~好长...不过很开心的2年。

——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工作?
接的工作不管是舞台剧还是TV、综艺,都会遇到一些带给我影响的人。这样想的话,不管什么样的工作都是印象深刻的。

——受影响最深的人是谁?
蜷川桑吧。受他的影响最深了。因为从我进这个圈子以来,就一直关照我。

——蜷川桑对你说过些什么话?
经常对我说“接好工作”、“接对演好戏有帮助的工作”、“一天到晚接校园剧很无聊吧”等等(笑)。

——你觉得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好演员?
唉呀~~一谈到这块儿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因为太难了。

——不管是工作上还是对个人,各种各样的体验都是必须的。那在工作之外,有对你有影响的人吗?
是我的哥哥吧。觉得他很帅。

——你哥哥是个什么样的人?
普通人。不过很有个性。一年里又去玩冲浪又去玩滑雪板。

——这谈不上有个性吧(笑)。
是嘛(笑)。总之在我看来很帅啦。虽然只有三岁的差别,不过在我小学的时候已经觉得他很帅了。

——你哥哥也是风华正茂的年龄呢。
已经很稳重了。

——怎么会!还只有20岁而已?
我中学时挺坏的,但我哥是比我还坏几百倍的不良少年。

——看着这样的哥哥长大的呀。进入演艺圈后,他有没有对你说过什么印象深刻的话呢?
没有(笑)。原来关系不是太好了。在我进中2以前,每天都会挨他的揍。真的是每天喔。不过,在我进了高中之后,关系就变好了。现在关系很好。关于工作,什么建议也没给过我。最近说过的就是“给我签名”“借点钱”什么的(笑)。说起来他还没对我说过“加油”之类的话呢。

——比许是因为在身边的缘故才不说的吧。话说回来,藤原君现在正在一步步地实现某种梦想。世上有许多把能登上舞台和TV里当成梦想的人。
对我来说,感觉现在这种情况还没有实现梦想。我的梦想是什么呢?我问自已也问了好久(笑)。嗯...是拍电影拿学院奖吧。拿很多很多的奖。

——现在还不能随便讲?(笑)
对。不过把进入这个圈子当成梦想的人确实很多。不过进了这个圈子就是实现梦想了吗?进去之后还是会面临很残酷的竞争。不过我真正想干的是什么呢……

——演员嘛,最后都会想去拍电影。你的梦想当底是怎样的?
怎么说呢……演戏、冲浪、和朋友一起疯闹……还要搞一个烟花大会!

——这算不上是梦想吧(笑)。这些事情平时都可以做的呀。
哈哈哈!是嘛。拿奖算是我一个小小的梦想吧。对了,不是自已一个人喔,而是和朋友一起做点什么……嗯,这也许是我的最终梦想。我还不清楚是什么了,不过觉得这一定是我的梦想。

——果然是三句不离“朋友”。你是那种问你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一定会回答是“朋友”的人吧?
朋友很重要,当然家人也很重要。不过,我和朋友之间是那种不用说出口就能明白的关系。即使问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也不会回答说是朋友,而是会说最宝贵的是朋友是理所当然的那种关系。

——现在有时间的话,想做什么?
做完累死人的工作之后,休一个月的假,像中学时代那样想什么时候起床就什么时候起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和朋友聚在一起聊天、散步、玩游戏。

——你现在还在成长过程之中,觉得现在的你是大人还是小孩呢?
介于两者之间吧。不过,想做适合这段微妙时期的工作。

——什么时候会感觉自已是个孩子呢?
平时总这么觉得了。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已是个大人?
没觉得自已是个大人(笑)。

——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可能已经觉得自已是个大人了。
对了。同龄的女孩子这么想的很多。我最讨厌这样的女孩子了。

——那理想中的女孩子也和以前不一样了吧。
不一样了。我希望同龄的女孩儿不要摆出大人的样子,小孩样儿就挺好。本来就还是个孩子嘛。喜欢承认自已还是小孩子的女生。不过,长个儿的人绝对不行。

——话说的太死了吧(笑)
在某种程度上年纪大的人好。但是大家充其量也不过16、7岁,还是请大大方方地撒娇吧。

——现在除开工作,对什么最感兴趣?
冲浪。

——咦?和上次说的不一样!
上次说的什么?

——不是说想拿中型二轮车的驾照吗?
是吗(笑)。不过那个驾照随时都可以去拿呀。

——不那么紧张了(笑)。
最近烦恼的事情很多。

——有烦恼吗?什么烦恼?
各种各样的、很多。因为又要演舞台剧,为了演戏的事……。到了晚上,就会考虑很多。不知不觉就会沉思。

——什么错都不犯的强人是没有的。
我也是个普通人,而且是个容易感到寂寞的人,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的话,就完蛋了。一个人的时候,会想很多事情。

——实际上是个很阴郁的人?
真是烦恼多多的17岁。

——能问一下拍完这本写真集之后的感想吗?
很有趣。关岛也很好玩。而且差不多都是第一次经历。碰到很多意外的状况。能发现许多东西真是太好了。拍摄现场也很开心。这次采访的话题是“乡间”。

——咦?什么时候变成这个话题了?
乡下和老家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

——谈到从前,就想起了自已的根?
对。因为我到现在还是很喜欢蚊香的气味。还有夏季祭祀的味道、雨后的感觉。这些东西在乡下才有。蚊香的香味真的很喜欢,能让我觉得很平静。还记得小学的时候,回到家,把大门打开就能闻到蚊香的香味,感觉心里非常平静。

——也许在纯朴的环境里生活才是真正的梦想吧。
以前因为拍电视剧的外景去过叶山一带,那里也会让人觉得心情很平静。想住在那里。不过还是觉得东京好,怎么办。主要还是任性吧(笑)。

——今后很期待你会变成什么样子。不过纯朴的部分是不会变的吧。
该变的地方不变的话会很麻烦的(笑)。刚才不是说关于演技也许24、5岁之后才能谈吗。说不定一点都改变不了。还是30岁之后再问我吧。

——越来越往后推了。
我会想办法变的(笑)。至少还有许多该做的事情还没有去做,想一个接一个地去挑战它们。

——很期待你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哟。

(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小虎牙 | 2006-12-08 | comments:0 | TOP↑

COMMENT















非公開コメント

PREV | PAGE-SELECT |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